会长资讯

圣辉大和尚参加“2017年度湖南省预防医学会年会”并为“功德奖”获奖者颁奖

2017/4/16 16:35:35    来源:    作者:湖南佛教协会  浏览次数:1281

湖南佛教网讯:2017年4月16日,“2017年度湖南省预防医学会年会”在湖南宾馆隆重举行,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湖南省佛教协会会长、麓山寺方丈圣辉大和尚参加会议并为首届“圣辉功德奖” 获奖者颁奖。
  “圣辉功德奖”由圣辉大和尚个人出资设立,旨在表彰奖励湖南省内扎根基层,为麻风病人和艾滋病人服务,在麻风病和艾滋病防治工作中贡献突出者。该奖项分设“麻风防治奖”及“艾滋病防治奖”两个奖项,每年评选一次,各奖项每年奖励名额为5-6人,金额为人民币4000元/人。
   圣辉大和尚与麻风病人结缘应该追溯到2001年,那时他担任厦门南普陀寺方丈,也是南普陀寺慈善事业基金会会长。在一次慈善活动的机会,因为开展慈善活动,他第一次接触到麻风病人,也第一次了解到,新中国成立之前,麻风病人的境遇是十分悲惨的,常常被活埋、枪杀,或者烧死。
   新中国成立后,虽然野蛮对待麻风病人的现象没有了,但由于传统观念的束缚,老百姓们对麻风病依然很恐惧。出于对麻风病人的悲悯之心,圣辉大和尚回到湖南后,多次到麻风村开展慈善活动。据不完全统计,自2009年起,在他的呼吁倡导下,湖南佛教界累计捐款捐物逾300多万元,用于湖南多个麻风村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病人生活条件改善。



圣辉大和尚在湖南省预防医学会年会上的讲话

2017416

尊敬的各位领导、专家、朋友们:
       今天我有幸与大家欢聚一堂,在2017年度湖南省预防医学会年会上为首届“圣辉功德奖”颁奖,实在是因缘殊胜。
       我能为麻风病病友做一点工作,应该追溯到2001年,那时我担任厦门南普陀寺方丈,也是南普陀寺慈善事业基金会会长。一次偶然的机会,因为开展慈善活动,我第一次接触到了麻风病人,也第一次了解到,新中国成立之前,麻风病人的境遇是非常悲惨的,常常被活埋、枪杀,或者烧死。
       新中国成立后,虽然野蛮对待麻风病人的现象没有了,但由于传统观念的束缚,老百姓们对麻风病依然很恐惧。记得我要把慰问金送到病人手中并和他们握手时,同行的人都会阻止我,怕我被传染。我想,地藏王菩萨曾发誓愿:“地狱未空,誓不成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不过是和病人握个手,就是传染了也是代众生受苦,比起地藏王菩萨的誓愿,这不算什么。
       出于对麻风病人的同体大悲,在湖南,我继续在麻风村开展慈善活动。之前,我们主要捐助的是汝城、炎陵、大福几个大的麻风村。近几年来,在省疾控中心麻风病防治科的推介下,则对更多的麻风村进行了捐助,如资兴、隆回、新宁、张家界、永顺、永州、凤凰、石门麻风村等。随着与麻风病人接触的日益增多,我深感麻风病人是一个特殊的弱势群体,他们虽然饱受身体与心灵的双重折磨,但他们身残志坚,在绝境中求生存,他们的精神是值得所有人学习和敬佩的!
       佛教与麻风的渊源其实由来已久。远在六世纪中叶的北齐时期,北印度僧人那连提黎耶舍就在中国河南的香泉寺建立了我国历史记载中的第一所麻风病院——“疠人坊”,收容无家可归的麻风病人。唐代高僧释智岩更是常住石头城疠人坊,为病人说法,“吮脓洗濯,无所不为”。佛教典籍《续高僧传》的作者道宣律师,常住终南山,与在那儿调治麻风病人的名医孙思邈结成了“林下之交”。在他的著作中收录、褒扬了多位高僧收养、护理麻风病人的事迹……如今,我不过是追随前朝高僧大德的足迹,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事而已。
       2016年元月份,得知省卫生计生委为我申报了我国麻风行业的最高奖项——马海德奖,并且我最终获奖,成为此奖项设立以来的唯一一名宗教人士时,我深感荣幸,也倍觉惶恐。马海德博士,一个外国人,他不仅为中国的革命事业做出了贡献,还为使麻风病能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在新中国得到根治而呕心沥血!与他相比,与那些常年驻守麻风村,为麻风病人无私奉献,尽心服务的防治工作者们相比,我为麻风病病友们做的工作还远远不够。他们才是真正心怀大爱,功德无比的麻风病人的守护神!
       出于对麻风防治工作者的崇敬,心怀对荣获马海德奖的感恩以及见贤思齐的感动,我萌生了设立一个“功德奖”的念头,也就是将我日常的生活费、稿费、讲经和在国内外主持法会所获得的供养,除大部分交给了麓山寺常住,剩余部分用于助学、扶贫、养孤、护生等社会慈善公益事业外,再设立一个“功德奖”。当省卫生计生委的领导向我介绍艾滋病防治工作者同样不易时,我决定将“功德奖”分设“麻风病防治奖”和“艾滋病防治奖”两个奖项,以此来表达我对这些为麻风病人和艾滋病病人服务的医护人员的崇敬之情!
       原本我不愿在“功德奖”前面加上我的法名,因为佛教所讲的布施波罗蜜,是无相布施,如果冠上我的名字,我就违背了布施波罗蜜三轮体空的精神。可省预防医学会的领导说:“麻风病人是一个弱势群体,社会对他们存在着偏见和歧视,‘创造一个没有麻风的世界’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9月19日写给第19届国际麻风大会的贺信中提出的宏伟目标!中央统战部、省委统战部也有凝心聚力十三五,建设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的号召,您贯彻学习习总书记的贺信精神,响应统战部号召,得了马海德奖后,能见贤思齐,更努力地去帮助麻风病、艾滋病病人和为他们服务的医务工作者,冠上您的名字,不仅体现了一个出家人对于弱势群体的慈悲与关爱,更会影响到社会上更多的爱心人士,这既符合佛教慈悲度众生的教义,也符合新时代的要求。”他们的劝说,虽有些牵强附会,但如果真能如他们所说,冠上我的名字能起到影响社会加强对麻风病、艾滋病病人关爱和帮助的效果,那我虽心怀惭愧,也就不再强行反对了。
       《华严经》说“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佛教菩萨行,要慈悲济世、利乐众生,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作为僧人,我能有幸与麻风防治工作者和艾滋病防治工作者一起,为麻风病、艾滋病病友们尽一份微薄之力,也是对我僧格和修行的完善!
       所以,我要特别感谢省卫生计生委和省预防医学会,是他们给了我一个得偿所愿的机会。他们在前期做了大量的工作,使评奖得以顺利进行。在此,我要向所有为“圣辉功德奖”辛勤付出的工作人员表示感谢,也要向获奖人员表达我最诚挚的敬意和祝贺!
       最后,怀着对时代的感恩,对生命的敬畏与热爱,祝大家增福增慧,消灾免难,六时吉祥!